MM直播间软件

   纽约,大都会歌剧院。

   今天上演的经典歌舞剧《雨中曲》刚刚结束不久,观众们正谈论着剧情离开剧院,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

   走出大门,李子涛把大衣披在西莉亚身上,霸道的搂着她的腰向路边走去。

   定制款加长劳斯莱斯的车门打开,两人钻入车内,外界的纷扰像是被隔绝在另一个世界。

   4个月前,李子涛离开港江,先是去了日本。

   东通为ARC准备的环境,比井深大在的时候好了无数倍。

   可相比美利坚的高福利,还有很大的差距。

   在和派驻日本的员工沟通后,李子涛又为他们补齐了各项福利,包括每年2个月的带薪假期。

   光这一项就差点让盛田昭夫咬碎牙床,最后还是得笑眯眯的点头答应。

   大老板一手大棒,一手钞票!

   白痴都知道怎么选,何况是他这种聪明的商人。

   虽说按照协议,李子涛无权插手东通的运营管理,可人家现在是给‘自家’的员工要求‘合理’的福利待遇。

  
牛仔裤小姑娘娇艳无边写真

   派遣优秀的员工,传授先进的技术,你们就用猪圈和这种‘非人’的待遇来表示欢迎。

   这么做,有点不人道吧!

   给盛田昭夫放血,又暗自敲打一番,看他老实了不少,李子涛这才满意的登机,直飞欧洲。

   一行人直飞西柏林,让被冷落了一年多的西莉亚惊喜万分。

   不过在机场接到他的时候,西莉亚的小拳拳可没绕过他,一通乱拳

   ——舒坦,李子涛差点在车里睡过去。

   等发泄完内心的委屈和不满,澎湃的热情和思念再也压制不住。

   一对狗男女在车里就啃了起来,搞得司机连忙升起隔板,并把收音机的声音开到最大。

   就算如此,定制的奔驰在缓慢行驶中,仍晃晃悠悠的像是车轴松动,时刻都有散架的可能。

   这些年华联在欧洲,全靠西莉亚一个人在支持。

   要说全是为了自己,那就是李子涛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更多是为了伊西和斯特劳斯家族,同时也满足了她自身对事业的追求。

   凭借着《马歇尔计划》和对欧洲的各种物资倾斜、减税、扶持政策,华联就像一头野兽般疯狂扩张。

   仅仅是在西柏林,目前华联就拥有22家门店,这还不算旗下的独立超市,粮油销售点。

   华联分部,西莉亚办公室里挂着的地图上,用来做标记的图钉插满整个欧洲。

   仅凭这张地图,就能看出华联在欧洲的辉煌。

   其影响力更是不可同日。

   逗留在欧洲的一个多月里,李子涛亲眼见证了西莉亚每天的日程有多么忙碌。

   她的个人时间都是在飞机上度过的,一下飞机时间就不只属于自己。

   每到一处,当地政府都会拿出最高礼节来对待。

   市长、部长,与其相关的机构领导人,只要能到场的都不会缺席。

   到不了场的也要想办法到,实在没办法的,也会派出自己的心腹,并诚挚的向她表示歉意。

   无它。

   西莉亚手中掌握的华联,流通的货物全都是与生活息息相关的。

   粮食、蔬菜、水果、食用油、日常消耗品等等……

   二战结束后,最为艰难的时候,华联做出了很多得民心的举动。

   派发物资,主动降价削减利润,建立临时收容所,收留在战争中失去家园的人们。

   这些善举让华联得到认可和拥戴,民心所向,加上货真价实,疯狂到一发不可收拾。

   有一段时间,人们采购生活用品的时候,唯一认准的只有华联。

   哪怕要在门口排队,商品卖到没货也有人等。

   今天买不到,回家。

   明天接着来排,就是这么疯……

   “什么?商店杂货店?”

   “不去,那里有什么好东西,明天在华联统一采购,或许还能找到减价商品!”

   减价商品是另一大特色,原本是为了减少库存,快速回笼资金,避免积压造成资金压力。

   当然,最大的原因是为了避免商品过期。

   最初规定的时间是商品过期前一周,主要针对的是保质期短的食品类。

   随后,西莉亚把规矩改了改。

   许多长期保存的货物也加入到促销名单里,采用每周不定期2~3天来进行促销。

   促销期间的商品能够便宜2~4成,部分商品直接砍半。

   这对顾客来说又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货物齐全,正品有保障,又价格低廉,时常能碰到各种促销商品,又能剩下一笔。

   在盈利逐渐稳定后,西莉亚更是制定了新的促销计划。

   可以说,一波波的计划,下佛诶这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只要走进华联和旗下的独立品牌。

   就算没什么需求,看到实惠的价格和货物品质后,都得大包小包的采购好几车才能罢休。

   购物车全面铺入华联,李子涛的创举,让他又收获了华联高层们一波彩虹屁恭维。

   赶在5月前,李子涛返回洛杉矶,参加妻子玛丽的生日宴。

   从前两人过生日都很低调,只有家人聚在一起庆祝。

   随着利益的牵绊和地位的提升,生日宴的人数连年增加,到今年已经不亚于22号俱乐部的年会规模。

   这让玛丽很是怀念从前的安宁和温馨,那时才是真正属于她的生日。

   现在,她的生日宴已经变成了交际的名利场。

   等生日宴结束,又是马不停蹄的各种商务宴请和工作安排。

   直到今天,西莉亚回纽约度假休息,他才刻意抽出几天时间陪她独处。

   因为战争,欧洲的艺术和时尚发展停滞多年。

   西柏林,乃至整个德国到现在,仍处于沉重的阴云笼罩之下。

   沉重、窒息、缺乏笑容的环境,让居住在这座城市的人们,仿佛心头压了一块石头。

   虽然西莉亚并不总是待在那里,可还是受到压抑环境的影响。

   于是,刚回来她就一连看了好几场的歌剧,用来调节情绪,改善精神面貌和心态。

   她本人很享受,只是苦了每天陪着她的李子涛。

   连续听了好几天的歌剧,他整个人都是呆的,闭上眼脑海里还能听到男女高音‘啊啊啊啊’叫个不停。

   好在,《雨中曲》是最后一场,要是再来几天的话,他还真的找个借口溜号。

   精神荼毒,就算是每晚有鲍鱼来补都不够的。